2012年2月21日星期二

反”稀土“宣传影片




这个影片真的是太强的著作了。如果你还没有看过,我觉得你必须要看下,如果你看过了我想你也要思想下里头导演要带给我们的意思。不多说看了在说~

在努力的seach下,原来还有早前开拍的Orang Minyak!哈哈哈!很不错来看看!




趁着“世界人权日”(12月10日)即将到来,特走访本地导演杨俊汉,谈他参与记录片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的因缘,以及他对电影的执著……

记录片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
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是由四部短片组成的系列纪录片,内容讲述人们如何在一个被辐射严重污染的村落生存,旨在引起民众对工业发展与环保公卫等议题的关注,并且通过幽默方式,让民众进一步探讨娱乐以外的公共议题。
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四部短片各为:《油鬼仔XX》(杨俊汉执导)、《爱的飨宴》(胡明进执导)、《欢迎光临辐射村》(刘城达执导)与《黎群的爱》(陈翠梅执导)。

盼引起思考和讨论
四位导演日前出席该短片放映记者会,获得媒体和一班热爱电影工作者前来支持。
导演陈翠梅表示,该记录片目的是要引领观众对此事件的关注,希望观众看了短片后能去思考和讨论。
四部短片目前在Youtube和面子书播放,也开始在全国各地作巡回放映。

什么因缘会参与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?拍摄过程是否对环保与人权有更深体会?
杨俊汉:我是受翠梅邀约,才参与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计划。之前由于报章媒体都鲜少报道有关事项,因此对于莱纳斯稀土提炼厂都不甚了解。由于参与拍摄需收集资料,因此才渐渐了解到人民反对稀土厂建立的原因,也让我了解到环保与人权(生存的权利)的重要性。
当我看翠梅的短片《黎群的爱》时,感触很深。一个生命远比什么经济发展来得重要,因那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。一个母亲因怀孕期间被辐射污染,而承担了照顾一个智障孩子的一生。
目前一般人对稀土的立场是两极的,要不就是支持,不然就是反对。有关当局认为反对稀土厂的人的反应过于情绪化,而我们的短片主要是呈现整个状况。
我们目前的确无法判断莱纳斯稀土提炼厂的危害,只是我们需要冒这个风险吗?我们付出的代价是否 过于昂贵?就如我们整个短片的讯息:辐射或不致于马上夺走性命,但所带来的麻烦会很大。从胡明进的《爱的飨宴》与刘城达的《欢迎光临辐射村》两部短片就可 知道,吃餐饭与出个门都需大费周章。

你的短片《油鬼子XX》主要表达什么讯息?为何会选择以喜剧方式呈现?
杨俊汉:我的短片主要借“油鬼子”来阐述,一个人无论如何在黑暗中作业,以为别人不知道,但总 是有人会看到的,总有人在观察监督的。戏中有三位自私的村民,他们身受辐射所害,但依然不会互相守望帮助,但这世上也有无私的人,戏中就有三位外人联手赶 走油鬼子。这主要反映在反对稀土厂的运动里,有人会冷漠,但也有人会关心帮忙。
整个短片计划除陈翠梅的《黎群的爱》选择以写实手法呈现,另三部短片都以幽默喜剧手法表达,想用另一种方式来吸引观众与启发观众对稀土的思考。
我本身原本就爱搞笑,爱看喜剧片,爱以幽默手法表达,只是我担心我过于节制的手法,不晓得是否能令观众发笑,或让他们喜欢?
我其实不太喜欢电影要有“教育性”,我经常与母亲争论,为什么拍电影一定要有“教育性”?因此拍这部短片时有些矛盾,只是我尽量不要拍得太说教,太过明显,要让观众有自我思考的空间。

为何会选择拍电影?
杨俊汉:我在新加坡读中学时就喜欢音乐与演艺的工作,也在那时开始参与舞台剧的演出。后来去英国留学,有机会看到好莱坞以外的电影,为我的视野打开了一扇窗。
我记得那时看到陈凯歌的《边走边唱》很震撼,原来电影可以如此拍。后来在伦敦的非主流电影院看 了很多外语片,看到侯孝贤的《悲情城市》,印象很深刻。我尤其爱活地阿伦的影片,觉得他很有才气,电影幽默又有深度。一部七、八十分钟的影片,却好像两小 时那么长,因内容太丰富了。回马后,我做了些工作,但还是无法忘怀对电影的热爱,因此选择拍电影为一生的志业。

你的首部作品《死了都要卖》在国外受好评,但在国内被冷落,你有何看法?
杨俊汉:我在2001年拍了第一部短片《Adults Only》,但觉得很差,不敢拿出来献丑。几年时间下来,我在拍电影上却无进展,2006年沮丧得想放弃电影,那时就将短片寄给威尼斯影展,没想到却入围 非竞赛单元,于是我一个人前往威尼斯,还拿了个小奖,那对我是一个肯定,是莫大鼓励。
2007年我拍了首部剧情片《死了都要卖·Sell Out》。2008年该片也入围威尼斯影展,那一次,我们是一组人前往威尼斯。我还记得在第一场的媒体放映会,全场坐得满满,且反应非常不错。当正式作首 映礼时,场外竟大排长龙,几千位外国观众坐满全场,他们竟然被戏里的对白引得哈哈大笑。由于经费不够,我们提早回国,哪知道还拿奖了。然而这部影片在本地 上映却票房奇差,这让我很失望,也让我开始思考,该如何去迎合观众口味之余,却又不失自身的风格。

接下来有什么新计划?
杨俊汉:其实,我近几年写了一个“全家福”的剧本,是献给我的父母的,但一直找不到投资的对 象。于是,我想先拍一部本地色彩的鬼片,这部影片吸引了本地与韩国投资商,但韩国的条件太繁琐,因此我放弃了,本地的投资商目前仍在洽谈中。我希望能顺利 开拍,这不是一部仅靠气氛来吓人的鬼片,会在剧情的悬疑性下功夫。

对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有什么期待?
杨俊汉:我们希望该短片不要拍完就消失,虽然记者会反应不俗,目前也有通过You-tube播 放,但我们明白上网的观众基本上是对这课题有兴趣的人,但要如何扩大至一般民众则是考验。因此目前我们有做小型的放映会,或配合环保专家开放映会与分享 会。希望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能蔓延燃烧,引起更多民众的关心与参与。
我们要了解,一旦关丹莱纳斯稀土提炼厂能建立,其他各州以后或也会有类似的化学工厂会建立,因此这不是个个案,全民都应关心。在“世界人权日”到来之际,我希望国内的人权空间能改善。

采访后语
观看翠梅的短片《黎群的爱》令笔者感触很深。黎群为智障儿子所承担的一切是如此的沉重。一个生命的伤害远超任何的经济发展。如日前吉隆坡捷运负责人所言:少数人应牺牲利益来为大多数服务,但谁有权利去典当少数人的生存利益,谁的生命会比他人昂贵?
陈翠梅当初拍摄短片说“有些事情不参与将来会后悔“,那显示了电影工作者对公民社会的关心与承担。因此某意义来说,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背后的意义或许比影片的素质来得更加重要。
《死了都要卖》是笔者近几年观看的本地影片里,最乐开怀的一部。故事与音乐对白都很有创意,远超《辣死你妈》,只是或许以英语对白为主,较难引起华人观众的共鸣。
访问杨俊汉,当他说起拍电影被肯定时,他的眼睛发亮有光彩,但聊起拍电影的坎坷时,他的眼神难掩饰失落。拍电影这条路或许感觉很风光,比他人精彩,但当中的辛酸也非外人所能理解。
我们期待国内的环境与人权能被重视,更希望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,也让本地的电影工作者拥有更大的空间与舞台,各自各精彩。

【杨俊汉导演小档案】
◆芙蓉人。喜欢文学、音乐、戏剧与电影。
◆在新加坡就读中学。在英国完成大学,主修法律。
◆首部短片《Adults Only》,2006年在威尼斯影展获奖(Special Mention at the prestigious)。
◆首部剧情片《死了都要卖·Sell Out》,2008年在威尼斯影展获非竞赛单元奖,先后入围25个国际影展。
◆参与拍摄记录片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,短片单元名为《油鬼仔XX》。
《辐射村求生手册》将于12月11日中午12点在中央艺术坊的The Annexe Galler播映。入场免费。

没有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