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9日星期五

诗巫!您怎么了?

诗巫,是我出生的地方直到现在我还住在诗巫。记得小时候诗巫就是一个人情味十足的小市镇,因父母在市区开门做生意所以小时候的我可是诗巫市区的地头蛇。大街小巷都有自小的回忆......

诗巫坐落在砂劳越的中心部分,也是三大城市之一。如果站在诗巫市中心,耳边就会随之听到人与人交谈中的“福州话”,讲着中文也会夹带着福州音,这奇语只有土生土长在诗巫的福州人拥有。在澳洲国家如果你听到有人说福州话,这不奇怪因为那些讲福州话的都是从诗巫移民到那里。

如果谈到诗巫人的早餐美食,他们都会口里统一的告诉你“干盘面”,因为干盘面可说是诗巫著名美食代表作之一,来诗巫不吃干盘面就代表没有来过。曡边湖及光饼也都是代表作。

诗巫商业趋向多是金融业、建筑业、棕油业、木材业和造船业。造船业可是著名全世界,澳美中国都前来订购诗巫打造的船。宗教也成为诗巫的地标之一,因为走20步就可以看到一间教堂,走10步就可以看到不同的宗教所。

诗巫!您是怎么了?What Happen SIBU?
2012年的开年来诗巫治安越来越乱,如果跟往年比今年可是最多严重罪案发生的一年了。我想全诗巫的人民都能有很深的感触及体会,相比往年自己可是生活在最平安的地区,现在却变成了人间地狱。然而诗巫警长却说诗巫的罪案非常低。枪杀案,抢劫,盗窃,杀人案,拐带,偷车,恶霸,黑社党都一幕一幕的刊登在报纸上,面子书的流行已经将第一时间发生的事情散播到每个人心里。一件命案还没有调查结束,另一边又发生命案了。反对党政治人物及报章评论家都在报纸上提笔批评诗巫的治安了,回想起往年的报纸都没有这个现象。

如果现在你要问外地人“你们知道诗巫吗?”我想他们应该会好不忧郁的告诉你“哦!我知道,就是发生很多枪杀案的”....(真人故事:本人亲身体会)以前可能会说“哦!我知道那个会涨水的城市!”

诗巫!您是怎么了?
您变了!在也没有以前的人情味。
您变了!抛弃生命寻求名利地位。
您变了!人的生命已是一文不值。
您变了!从此再也体会不到平安。

您变了!是不是因为我们变了呢?

7 条评论:

匿名 说...

这段日子,诗巫接二连三发生大惨案,在时间上,有个不可否认的事实,都是在反对党州选大胜之后发生的!

自从反对党成功撩起,人民对政府的“恶霸”之心,同时也撩起,人民对人民彼此之间的“恶霸”之心,倾向以暴易暴,悍然不顾。

在某宗劫杀惨案中的女仕,在反对党“恶霸”文化还没盛行之前,不一定会被抢匪杀死。须知,以前人钱被抢,大多说钱被抢没什么,人平安就好,但反对党“恶霸”文化盛行后,就举拳头,对匪徒喊“恶霸!恶霸!”,抗匪到底,结果被这种文化害死了。

另一宗惨案中的老板,在反对党“恶霸”文化盛行之前,不一定会被外劳杀死,因为以前有磨擦、有商量,但反对党“恶霸”文化盛行后,就对工人不妥协、不让步,结果也被这种文化害死了。

为何在反对党州选大胜之后,离婚率增加?因为以前本来安份的妻子,在反对党“恶霸”文化盛行后,就群起“恶霸”!

另一方面,反对党及其信徒,也成功为政府抹屎,使人民否定政府,使他们心中进入无政府状态,在不受管束的心态中,以前不轻举妄动的,在反对党成功洗脑,副作用发作时,就乱来了。

反对党叫大家反政府,
大家自然不再怕政府,
自然胆生毛,
自然胡作非为…


这段日子,诗巫接二连三发生大惨案,在时间上,有个不可否认的事实,都是在反对党州选大胜之后发生的。

Leon Ling 说...

我想两者混杂来说是有些困难的。

1. 如果说诗巫变的那么“恶霸”是因为反对党的效应。老实说砂洲管理还是活在国政的统治下。话事人都是国政高官显要。诗巫市议会也是国政人员,诗巫警察所拿的钱,也是国政统治的政府所颁发。我可以怎么说砂州席位反对党的席位是少过国政席位的,讲清楚些砂劳越还是被国政领导着的。

2. 人类文化“马后炮”,不是事情发生了,才原前面的事情盖过后面的实事,我不能否认的是确实反对党的兴起让人们擦亮了眼睛。不然我们真的是被骗到死。

3.离婚率高或不高是教育的问题,现在领导教育的是国政还是反对党呢?

罪案的发生就是警察的责任,为什么歹徒不怕警察了呢?为什么他们不怕杀人后的忧虑呢?是不是警察已经失去了警察应用的责任?或者失去了应该保护人民的责任呢?

社会越乱,责任就越大,
社会越进步,付出的就要更多。

反对党叫大家反政府,(政府却还是执政党)
大家自然不再怕政府,(因为政府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)
自然胆生毛,(胆是不可能生毛)
自然胡作非为… (政府还是执政党,法律还是他们自己制订的)

匿名 说...

有句名言说:“时间可以证明一切”,从时间先后来看,就不混杂,也不难说。

这段日子,诗巫接二连三发生大惨案,在时间上,有个不可否认的事实,都是在反对党州选大胜之后发生的!

在反对党州选大胜之前,并没这种情形!

以你为例,在反对党州选大胜之前,不写这篇《诗巫!您怎么了?》,你当然不写,因为没这种情形!

你是在反对党州选大胜之后写的。

你在文章中,把诗巫治安分为两个时段:

“2012年的开年来诗巫治安越来越乱,如果跟往年比今年可是最多严重罪案发生的一年了。我想全诗巫的人民都能有很深的感触及体会,相比往年自己可是生活在最平安的地区,现在却变成了人间地狱。”

你去查一下,就可知两个时段的转捩点,是反对党州选大胜之后!

离婚率提高,这回是自从反对党成功撩起,人民对政府的“恶霸”之心,同时也撩起,妻子对丈夫的“恶霸”之心。

以前只听见妻子被丈夫欺负,反对党州选大胜之后,杀夫。

Leon Ling 说...

我想让告诉你时间点。
1. 砂州选举落在2011年4月16日,上一次诗巫补选落在2010年5月16日。两者与我说的2012年分别差了6个月及17个月。

2. 我说2012年开始,不是反对党州选大胜后。还有反对党也没有在那次砂州选举大胜,你要明白这一点。国阵在砂州选举中赢得55个席位,而民联则赢得15个席位。你是有添油加火还是放火烧材?

3.如果杀夫都能怪妻,我想你要防你妻了....

时间确实可以证明一切,证明了前砂州选举国政连任执政党,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做,知道现在还是那么多问题。

匿名 说...

这段日子,诗巫接二连三发生大惨案,在时间上,有个不可否认的事实,都是在反对党州选大胜--2011年4月16日之后发生的!

反对党州选是否在诗巫大胜?

匿名 说...

阿鸿,对自己的母亲好一点吧:诗巫还是很精彩

匿名 说...

母亲=诗巫